贸易战以及如何应对

特朗普总统10月11日发推文说:“在中国贸易谈判会议上,有好事发生。”此说法是否减轻了企业贸易专业人员的焦虑感?也许是。

或者,当《纽约时报》其他媒体确认华盛顿和北京之间的激烈谈判正在顺利进行时,人们或许可以松一口气。在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后,总统在同一天宣布:“我们已经达成非常重要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美国农民来说,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重要的协议。”

第一阶段协议包括可能推迟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以及中国同意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美国农产品。还解决了外汇交易(虽然不是全部)和金融服务的问题。此外,特朗普表示,在知识产权和技术问题上取得了“良好进展”。政府表示,预计将在大约四个星期内敲定一份书面协议。

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承诺是否足以消除世界各地进口商的焦虑——他们饱受着根深蒂固的、空前和长期的贸易战?中美之间的适度进展足以扭转这一趋势?这种说法也许过于天真——尤其是这些波动性和不确定性不仅限于中美贸易关系。还有英国尚未解决的脱欧问题、持续的日韩贸易战、进展缓慢的USMCA贸易条约谈判、以及欧盟与南方共同市场国家(巴西、阿根廷、乌拉圭和巴拉圭)之间农业协议面临的挑战

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承诺是否足以消除世界各地进口商的焦虑——他们饱受着根深蒂固的、空前和长期的贸易战?

所有这些都迫使跨国公司的贸易经理寻求创新的方案,以使供应链维持运转以及将关税支出保持在最低水平。安永的全球贸易专家在本月初在新泽西州霍博肯举行的汤森路透-安永研讨会上分享了一些想法,可供公司探讨。这些想法包括:

使用自由贸易协定——将除中国以外的国家/地区视为可以采购商品(无论是制成品或组件)的地方,以避免关税及利用自由贸易协定的优惠关税。全面了解您的供应链,并在各个国家之间建立联系,以了解自由贸易协定可能在哪些方面有所帮助。如果难以手动评估,则可以使用一些工具来开展这项分析。

变更商品的制造地——研究是否有可能改变您的供应链,将原产国变更为中国以外的地方。即使与其他国家/地区之间没有自由贸易协定,也请评估您是否可以转移装配点,确保最终产品不是产于中国。

这里存在风险。您必须展示产品的实质性转变,这可能是一个主观判断。另外,中国拥有公司想要的制造基础设施、员工技能和价格点,而其他国家可能没有,因此,这种权衡最终可能不会带来好处。

查看分类——确定是否可将产品转换为不被征收关税的分类。您也应评估当前分类,以确保准确性。想象一下,如果您发现自己之前以为应被征收额外关税的产品实际上被错误分类,而正确的协调制度分类编号不被征收额外关税,那么,这样可以节省很多钱。

当然,如果中美贸易战持续,且美国征收额外关税,则几乎所有产品都将被征收额外关税。在这种情况下,分类变更可能不起作用。

估值计划——检查您是否可通过采用“首次出口销售”规则来降低商品价值,从而降低缴税金额。您可在一组特定条件下,将供应链中的较早销售额声明为商品的价值,并避免中间人加价缴税。

此解决方案并非总是可行的,因为工厂可能无法提供其价格,可能存在关联方交易并产生额外的负担,且每次销售跟踪总会有额外的管理成本。

改变您的供应链结构——减轻报复性关税负担的另一种方法是将交易价值的组成部分解绑,以此降低价值。您可能会改变您的供应链,以便为您的商品向工厂付款,并由一家单独的IP公司授予商标许可。如果您不向制造商品的工厂支付商标款,则可在商品的交易价值中扣除商标的价值。

当然,中美贸易协议可能导致无需采取这类策略,但是,贸易和供应链专业人员早已知道,不要过快期望。

在总统称赞贸易谈判和第一阶段协议前景之后不到一周,出现了新一轮的头条新闻,包括《市场观察》中的“关于中美贸易协议的疑问”、《外交政策》中的“假装的贸易协议”以及《财富》中的“为什么美中贸易休战可能是‘空心汉堡’”’。

熟练的企业贸易专业人员会明智地留意有希望的迹象,为最糟糕的情况做准备,并评估所有可用的工具和策略,以使自己的公司保持领先地位。

Thomson Reuters, a worldwide trusted provider of answers, helps professionals make confident decisions, run better businesses and gain competitive advantage in complex arenas – law, tax, compliance, government and media.

Leave a Reply

订阅商业洞察

发掘最佳实践,并及时了解最新的行业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