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时代的贸易合规性

如何在没有“水晶球”的情况下提前计划

随着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新冠肺炎”)继续在全球传播,我们目前的主要目标是帮助您和您的企业顺应这个复杂和不断变化的环境。点击此处查看我们的法律和税务专家制作的新冠肺炎最新资料,协助您准备和应对相关问题。

前几年,在全球贸易合规领域,您需要关注的全部内容只有《协调关税明细表》的两个繁琐印刷版及您的智慧 。过了几年,每个进口商或出口商(尤其是那些有大量货物需要管理的人)的当务之急就成了使用能够提高准确性和效率的自动化解决方案来代替纸质文件。但是,近两年来,我们的全球贸易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看来,我们全球贸易合规工具包中唯一需要的就是“水晶球”。

进口商和出口商都非常熟悉变化。仅在美国,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合规团队就经历了大量贸易问题,例如10 + 2、ACE、《雷斯法案》、出口管制改革、《2015年贸易便捷及贸易执法法案》(TFTEA)、众多的301/232条款关税以及《美墨加三国协议》(USMCA)。但现在,供应链面临着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威胁——其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各公司需要真正前所未有的工具和方法来管理这种干扰。

对航空货运业的影响

要了解其影响,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全球运输行业的环境变化速度有多快——这显然是病毒传播速度的直接结果和反映。尽管仅在2019年底才报告了首例病例,但截至1月29日,据报道,航空货运业已经开始感受到运力限制和相应的价格压力,因为已经有太多的航空客运航班因新冠疫情而被取消。进入2月份,航空市场状况迅速恶化,许多企业制定了限制非必要旅行的出行政策,导致更多航班被取消。截至3月初,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修改了对2020年航空客运领域的预测,预计收入损失在630亿美元和1130亿美元之间。

对海洋运输的影响

对海洋运输的影响不会那么快地显现,部分原因是新冠肺炎开始发生影响是在中国农历新年,而这一时期一直以来都是全球海洋运输放缓的时间。但是,该病毒影响了众多中国工人,导致许多工厂在中国农历新年后无法重新开业,于是,全球的托运人都开始感受到这种影响。早期的某些舆论实际上是比较乐观的,例如,由病毒引起的费率下降可能会很好地抵消燃料成本上涨带来的压力。直到2月底,美国全国零售联合会(NRF)仍发布了当年正面展望,并称,“尽管存在持续的贸易战、新冠肺炎和总统选举带来的不确定性”,他们仍预计将增长3.5%至4.1%。

但即使是在那个时候,全球进口商、出口商和承运人也都发现,中国工厂倒闭所产生的影响越来越大,并且还延伸到了韩国。许多承运人都从计划中削减了航行时间,涓流效应开始渗透到整个行业。例如,在许多情况下,空船的回程航行也被削减。这表示,(例如)希望从美国运输货物到中国的出口商将发现可选航程减少,或者由于容量不足而面临更高的运价。Sea-Intelligence的首席执行官艾伦·墨菲(Alan Murphy称,进入4月份,托运人需要“为回程费率飙升做好准备”。美国港口管理局协会现在预测,2020年第一季度的货运量可能比去年下降20%。如果没有那个“水晶球”,就更难预测海运领域在今年剩下的时间将如何表现。

对贸易合规部门的影响

全球贸易合规团队习惯与内部的运输和物流团队紧密合作,在情况发生变化时保持同步。制定正式流程,确保将物流变更情况(例如改道运输)传达给贸易合规部——这是最佳做法。同样,贸易合规部需要向物流部门告知:某次装运是否由于进出口手续的某些原因而延迟。这些都是常规业务。

但是,发生新冠肺炎之后,我们的世界被颠覆了。为了保持合规性和遵守最新规定,贸易专业人员需要遵循的程序发生了改变。现在,各项法规发生着变化,而原因也各不相同;贸易合规团队寻求监管信息的渠道也可能各不相同。例如,当特朗普总统于3月12日将对外国人的禁令从大多数欧洲国家扩大到美国时,对于该禁令是否涵盖货运的问题,有一段短时间的困惑,而这显然对贸易团队产生了重大影响。

尽管该禁令目前仅限于旅行者,但在某些情况下,政府出于新冠肺炎的考虑,颁布了新的全球贸易法规,而贸易合规团队需要努力遵守这些法规。最重要的变化来自各国为保护本国人口而实施的出口管制或限制方式。受管制商品通常是某些药品或物品(例如口罩),因为一个国家如果出口过多的库存,就可能会用光。尤其是在3月份的前半个月,根据WorldECR的一份报告,法国、意大利、德国、俄罗斯、印度、土耳其、泰国等国家已经采取行动限制或完全禁止出口这些物品。当然,作为一名贸易合规专业人员,需要了解这种新的和意料之外的法规。

但是,对于负责管理公司贸易合规职能的团队来说,并不都是坏消息。在美国,最近发布了一份新的第301条排除清单,专门规定了许多医疗用品,包括当前需求量很大的“纺织材料一次性医用口罩(在报告编号6307.90.9889中进行了描述)”。此外,虽然一些国家在限制出口医疗产品,从而试图储存此类用品,但自1月下旬以来,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一直在与中国及药品和医疗用品制造公司积极合作,以确保自己清楚地知道运往美国的需求商品是否受到供应影响。截至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2月27日就该主题发表声明之时,该机构还未发现这种短缺。

处理破坏因素

显而易见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导致的监管变更类型及其对供应链的影响是无法预测的。贸易专业人员还会发现,在“远程社交”世界中,典型的专业知识和最佳实践的渠道更难驾驭。最近几周,许多贸易协会取消了会议,包括CBP贸易研讨会、跨太平洋海事会议、国际贸易合规专业人员协会会议及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世界货物研讨会。在这种时候,对于贸易专业人员来说,建立联系、学习和分享最佳实践就显得至关重要——因为有一件事很清楚,那就是:几乎所有的全球托运人都受到或将受到新冠肺炎的影响。

许多公司最近发布了第四季度收益报告或第一季度预测,因此,新冠肺炎的影响首次变得明朗起来。例如,Cummins在2月份的公开网络播放中,将新冠肺炎称为导致第四季度收入和利润低于预期的原因。同样,在2月中旬,Apple修改了一项仅在几周之前做出的预测,将其调整为不太乐观的预测,其中特别提到新冠肺炎。从更广泛的角度看待经济,高盛(Goldman Sachs)表示,他们目前认为,美国第二季度的GDP将下降5%,因为我们进入了一次由疫情引发的衰退。

从贸易合规的角度来看,最近的调查结果可能更加惊人。供应管理研究所对全球贸易领域的628家制造商和服务提供商进行了调查。当问及运营情况时,有44%的受访者回答说他们还没有制定解决中国供应中断的计划。

这是您拿出“水晶球”的地方,对吗?这可能就是ElMarie Hugo最近在谈到新冠肺炎和供应链这一话题时的想法。Hugo是Blue Yonder(原JDA)的行业战略高级总监。Hugo称:“供应链应具有灵活性,并有能力应对供需波动。 [……]但是,如果公司不能在三个月内从其他地点采购,以此创建替代的供应链,那么它们将没有灵活性。”

我们将何去何从?

现在有个好消息——如果您或您的老板没有想到要将部门“水晶球”列入2020年预算,这也行。您并不需要。在目前的旅行禁令时期,建立网络无疑更加困难。在遵守“远程社交”建议的同时,进口商、出口商和服务提供商仍可找到方法来讨论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些不稳定时期,并分享最佳实践。

最近几周,通过大型协会的电话会议或个人电话,我参加了与贸易专业人员之间的多次对话,当然,期间总会出现这个话题。与我交谈过的许多托运人正在努力找出自己在报告能力方面的差距,以便更好地做好准备并了解现在的状况、在三个月内找到替代供应链的可能性、以及预期花费。

毋庸置疑,除了交易成本之外,还有更多的资源可以进行重新配置。寻找供应商、制定条件、以及确保它们满足您对供应链合作伙伴提出的监管和业务要求,这些也很关键,因此,立即开始就显得很重要。一旦进行了前期工作,并且您也知道了计划B和计划C甚至计划D,您就可以更加清晰地重新评估您的选择。这可以非常简单:提取您的数据并使用当前监管数据(如税率)在模型中运行您的数据,以便在将来任何时间重新配置的影响。

到那时,我们对于数据的信任将远胜于一个水晶球的预测,所谓的“水晶球”也会被束之高阁而再无用武之地。

Thomson Reuters, a worldwide trusted provider of answers, helps professionals make confident decisions, run better businesses and gain competitive advantage in complex arenas – law, tax, compliance, government and media.

Leave a Reply

订阅商业洞察

发掘最佳实践,并及时了解最新的行业趋势。